毛姆短篇作品是毛姆创作的经典短篇文学作品
异步小说网
异步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梅雨情结 徐娘风情 小城艳想 禁断之谋 放纵小镇 露水情缘 纵意花间 大隋皇帝 沈嫣日记 月影霜华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异步小说网 > 短篇文学 > 毛姆短篇作品  作者:毛姆 书号:40260  时间:2017/9/15  字数:16666 
上一章   红毛    下一章 ( 没有了 )
[英]

  曹庸译

  船长把一只手袋,袋不是开在两旁,而是开在前边,他又是个胖子,所以,好不容易才把一只大银怀表掏出来。他看看表又看看正在西下的太阳。那个土著舵手瞟了他一眼,但没有说话。船长的眼睛落在渐近的岛上。一道白泡沫标明了礁脉所在。他知道那里有一个豁口,大得足以让他这艘船通过,船再靠近一点时,他指望看到那个豁口。离天黑差不多还有一个钟头,环礁湖的水很深,他们可以称心如意地抛锚。他已看到椰子树丛里那个村子,那个村的村长是大副的朋友,上岸过它一夜,倒是很愉快的。这当儿,大副走过来了,船长转身他。

  “我们随身带瓶酒去,找几个姑娘来跳舞,”他说。“我没有看到豁口。”大副说。

  大副是个土著,一个黑黑的漂亮汉子,模样儿有点像个晚期的罗马皇帝,看来还会发胖;可是,眉目清秀,轮廓鲜明。

  “我肯定这儿就有一个豁口,”船长说,一面用望远镜祐望着“我真不懂为什么找不到它,派个水手上桅杆看看。”

  大副叫来了一个水手,命令他上桅杆。船长瞅着那个土著爬上去,等他报告。但是,那个土著却往下面叫嚷说,他除了看到一道连绵不断的泡沫外,什么也没看到。船长的萨摩亚话说得像个土著,他破口大骂那个土著。

  “还要他呆在上面吗?”大副问道。

  “呆在上面有啥用?”船长答道“这个该死的傻瓜一点也看不到什么。如果我上去,我敢打赌,我一定能够找到那个豁口。”

  他恼怒地看看那细长的桅杆。对一个一辈子爬惯椰子树的土著说来,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他自己又胖又笨重。

  “下来,”他高声叫嚷道“你跟只死狗一样没有用处。我们只得沿着礁脉开,直到找到了豁口。”

  这是一艘装有柴油辅助设备的七十吨纵帆船,如果没有逆风,一小时可走四、五海哩。这帆船已得邋里邋遢;很早很早以前,船身曾漆成白色,可现在又脏又黑,斑斑驳驳。它有一股浓烈的柴油味和它经常装运的货物——椰子的味道。它现在已经到了离礁脉一百英尺的范围内了,船长要舵手沿着礁脉一直开到豁口那儿。驶了几英里后,舵手发现已错过了豁口。他掉转船头,又慢慢往回开。浮着泡沫的礁脉绵延不断,而这时,太阳快要西沉了。船长咒骂了水手的愚蠢后,只得作罢,准备等到第二天早晨再说。

  “把船掉过头来,”他说“我不能在这里抛锚。”

  船往海上驶出去一点,天就断黑了。船抛了锚。等到船帆都收拢来,船身便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阿皮亚人说,这条船总有一天会翻个底朝天。这条船的船主,那个开了一家大商店的美籍德国人说过,无论出多少钱都不能使他来乘这艘船。一个中国厨子,穿着很脏很破的白子和薄薄的白褂子,跑来说开晚饭了。船长走进舱房,看到机师已经坐在桌旁。机师是个干瘪的高个子,脖子细长。他穿着蓝工和无袖的运动衫,出两只瘦瘦的胳膊,从肘到腕都刺了花纹。

  “他妈的,得在外头过夜啦。”船长说。

  机师没有答腔,他们不声不响地吃饭。舱房里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他们吃了杏子罐头,结束了这餐饭后,厨子给他送上茶来。船长点燃了雪茄,到上甲板去。现在衬着黑夜,那个海岛看上去更只是漆黑一团。星星十分明亮。涛拍岸是唯一的声响。船长无打采地在甲板躺椅上坐下,懒洋洋地吸烟。不一会,有三四个水手上来坐下。一个带着班卓琴,另一个拿了六角手风琴。他们开始演奏,其中一个人就唱起来。本地民歌用这些乐器一奏,听来十分奇妙。接着,有两个人开始合着歌声跳起舞来。那是一种野蛮的舞蹈,犷原始,节奏很快,跳的时候,手足动作急速;身子扭来扭去。它是感的,甚至是情的,而且是没有情的情。它完全是动物的,直率、古怪而毫不神秘,总之是很自然的,人们简直会说它有着孩子般的天真。最后,他们跳累了,都直躺在甲板上睡着了,一时万籁俱寂。船长吃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从同伴身上跨过去。他走进舱房,掉衣服,爬上铺,躺在那儿。他在黑夜的燠热里有点儿发

  第二天早晨当曙光升起,照耀了宁静的大海,头天晚上他们没找到的礁脉豁口,这时可以隐约看到它就在船东面不远之处,纵帆船驶进了环礁湖。湖面平静如镜。从珊瑚礁石的隙望到底,可以看到许多色彩鲜的小鱼游来游去。船长把船抛了锚,吃了早饭,便上甲板去。太阳在万里晴空闪耀生辉,但是清晨的空气是凉爽舒人的。这是礼拜,有一种宁谧的感觉,一种安静得仿佛大自然也在休息的感觉,使船长格外觉得舒坦。他坐在那儿,望着树木繁茂的海岸,悠闲自得。过了一会,他嘴角慢慢地漾出了笑容,他把雪茄烟蒂扔进海里。

  “我看我得上岸去,”他说“把小艇放下来。”

  他费劲地爬下舷梯,让人把他划到小湾去,椰子树一直长到海边,虽然不是排列成行,却间隔得井然有序。这些椰子树真像一群在跳芭蕾舞的老处女,上年纪了,却仍轻率浮躁,她们带着昔日的风姿,装腔作势地站那儿,犹强装笑容。他闲逛似地信步走过椰子树丛,沿着一条隐约可辨的曲径走去,来到一条宽广的小河边。一座小桥横在河上,这座独木桥是用十几椰子树接成的,在接头的地方,由底端打进了河的桩杈撑着。人们就在光溜溜的滚圆的树干上行走,又狭又滑,又没有扶手。要过这样一座桥,必须脚步稳,有勇气。船长犹豫了一会。可是他看见了对岸有一幢白人的房子躺在树丛的环抱中;于是下了决心,有点儿战战兢兢地举步走去。他小心谨慎地瞅着自己的脚,树干衔接处都有点高低不平,他走过这种地方时,脚步有点踉跄。等他走过最后一树干,双脚终于踏上对面河岸时,他不如释重负地了一口气。他刚才一直在专心一意费劲地过桥,根本没有留心到有人在注视着他,因此,听到有人在对他说话时,不免吃了一惊。

  他抬头一看,一个人就站在他面前。这人显然是从他刚才看见的那幢房子里出来的。

  “我看到你迟疑了一下,”那人又说下去,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我一直在等着看你掉下去。”

  “才不会呢。”船长说,这会儿,他恢复了自信心。

  “我自己先前就掉下去过。我记得,有一天黄昏,我打猎回来,连人带,一古脑儿都掉了下去。现在,我总找个孩子来给背。”

  说话的人年纪不轻了,下巴上长着一小撮胡子,现在已有点灰白,面孔瘦削。他穿着一件无袖衬衫,一条帆布子,赤着脚。他的英语略带点口音。

  “你是尼尔森吗?”船长问道。

  “是。”

  “我听说过你。我想你就住在这一带什么地方。”

  船长随着主人走进一所小平房,笨重地坐进主人请他就座的椅子里。尼尔森出去拿威士忌酒和酒杯时,他把屋子打量了一番。这一看,使他大为惊奇。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许多书。四壁都是书架,从地板直到顶棚,里面了书。有一架大钢琴,上面零地堆了乐谱,一张大桌子上,七八糟地放着一些书刊。这屋子使他觉得困窘。他记起来尼尔森是个怪人。谁都不大了解他,虽然他已在岛上住了这么多年,不过,凡是认识他的人,都一致认为他是个怪人。他是个瑞典人。

  “你这儿倒有一大堆书。”尼尔森进来的时候,船长说。

  “这没有什么害处。”尼尔森微笑着答道。

  “你全都读过啦?”船长问道。

  “绝大部分读过了。”

  “我也爱看点东西,我订了一份《星期六晚邮》。”

  尼尔森给客人斟<毛姆短篇作品> WWw.EBuXS.CoM 
上一章   毛姆短篇作品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卡夫卡中短篇丰子恺散文徐志摩诗集朱自清散文集三毛作品集九把刀短篇小海明威短篇小蔡智恒中短篇蔡康永短篇美陈染中短篇作
毛姆的最新短篇文学《毛姆短篇作品》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红,异步小说网只提供毛姆短篇作品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毛姆短篇作品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