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圣店是米米拉创作的经典言情小说作品
异步小说网
异步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校园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网游小说
好看的小说 爱媳如梦 强奷之恋 职业妇女 黄蓉改变 少妇自白 山村小站 清宮滟史 自续妻孝 母亲淑媛 亲亲宝贝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异步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情圣店  作者:米米拉 书号:40650  时间:2017/9/17  字数:17057 
上一章   第一章 华丽丽的CP公司    下一章 ( → )
我的胳膊酸了…腿也嘛了…当然我还在硬撑,否则老妈就会直接掉在地上。

  “啪!”随着一声脆响,一只漂亮的花瓶掉在地上粉碎了…

  我的小心脏立刻就颤抖了,我知道我完了,老妈肯定会杀了我,可是怎么办…我就是那种天生的破坏王——花见花败、人见人衰、车见车爆胎,总之,不管是经我手还是不经我手的东西,只要出现在我身边一米范围之内,那么它被毁灭的几率就在百分之就是以上。

  接着,原本还软绵绵没有一丝意识的老妈像弹簧一样跳起来大叫:“啊…我的欧美进口高端设计水晶花瓶啊!”我躲在墙角一边咬手指一边默默地念,老妈看不到我,老爸看不到我,全世界都看不到我…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老妈已经拎起了我的衣领,但是她看着我的眼睛说的第一句话却是——“那一百万是真的吗?”

  我想了想,胆战心惊地说:“应该…是吧…”

  老妈手一松,我便“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

  “那就好,那就好,我的花瓶还有的赔。”老妈拍拍手上的灰说。

  多么冷酷的家庭啊!

  还没等我感慨完,老妈突然转过头对我说:“女儿啊,现在该轮到你代问题了,这张支票是哪来的?你该不会做了什么非法勾当了吧?”

  “当然不是!”我抓着头皮大声反驳。“那…”老妈走近了几步,视着我的眼睛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平时候你不是撞碎这个就是碰坏那个,我给人家赔钱赔习惯了,你突然带回来一张支票,还是这么大面额的支票我怎么能不怀疑?”

  “好吧…”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其实…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卖CPnote的老爷爷。”

  “C…C什么P?”老爸咬着舌头拗口的问。

  “CPnote。”我重复道“老爸,你还记得吃饭前我们看的那则社会新闻吧?有位老爷爷说自己发明了一种神奇的本子,只要深陷爱情的少女把自己希望发生的事情写到这个本子上,那些事就会成为现实。他们甚至可以用这个本子邂逅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当时…你还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疯狂的人,这些…你都还记得吧?”我尽量从记忆里搜出那些关键词,提醒老爸不久前发生的事。

  嗯…记得记得,就刚刚看到的啊。”老爸立刻点头说“怎么,那个老头子威胁你吗?啊…他、他要你去做试验品吗?”

  老妈立刻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那条新闻我在厨房也听到哦。女儿啊,你不可以去,谁知道那个变态老头子会对你做出什么事!如果不是一些常人难以答应的事情,他又怎么会给你这么丰厚的酬劳呢?女儿啊,虽然我们家缺钱,虽然你不仅是个赔钱货,还总是摔坏别人的东西让老妈赔…但是…但是妈妈绝对不会卖你求荣的…呜呜呜呜…”

  接着,老妈一把抱住我,做出一副慈母相。

  (这一小段发不出来…)

  老妈马上松开手臂,我大口呼吸,猛咳了几声才说:“你么你误会了啦,事情根本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啦…”

  老爸和老妈面面相觑,干刚刚以为自己里出了头绪,却又因为我的一句话马上陷入谜团中。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整件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花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我中途把事情经过详细的完整的跟爸爸妈妈说了一遍——其实所谓“详细完整地”也就是把一个见的是反复说上十遍啦!

  其实我也只见过那位老爷爷一面,说过两句话。我怎么知道他会当真,还寄这么一张大面额的支票给我啊!

  总之说了这么一堆后…

  “爸爸,这个…是骗人的吧?”妈妈皱着眉头问道。

  爸爸也表情凝重的看着邀请函:“看起来…还蛮正规的,而且啊…我总觉得这位老爷爷的名字…好像真的在哪里听过…”爸爸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妈妈“妈妈,你再这样皱着眉头会长皱纹哦。”

  老妈听了立刻放松了面部表情,还用手把两个眼角拉了拉,才说:“啊…我水华丽的皮肤…”

  “妈…”我无奈的提醒他们回归主题。

  “哦,”老妈坐直身子看着我“总之,我觉得这件事有点离奇,而且我都今天听到点电视里的记者都说这位老爷爷是疯子,他给你寄来的东西肯定不能相信,支票也肯定是假的!你们想,谁会因为一句话给一个中学生一百万的支票呢?这不可能的。”

  我和老爸觉得老妈的话比较有道理,对视了一眼,然后带你了点头。

  “所以,”老妈开始下结论“这件事就此让我们忘记吧,就当她从来没有发生过,现在,我们三个一起去吃妈妈做的美味汉堡!”

  家庭会议结束。

  每次都是这样的,最后以老妈的结论发言结束。我和老爸听话的做回饭桌旁,邀请函和支票就摆在玄关处的柜子上没人理睬。

  我咬了一口汉堡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那位老爷爷说的…真的只是疯话吗?

  正要再讨论点什么,妈妈的电话突然响了。这个时候不用问,一定是个比例阿姨打过来的“超市大减价”电话啦。

  果然!妈妈接到电话后就完全进入了状态,我看着一桌子的盘完,知道今天我又逃不掉啦。

  刷干净了盘完,我又跟老爸看了会儿电视,直到我们把八点档的肥皂剧看完,老妈的电话才挂断。

  老妈的心情看起来不错,我决定再多看一会儿再去做作业。

  平里老妈总是见不得我抱着电视看的,她总是骂我不仅不聪明还不用功,不仅不用功还总是摔破人家的东西,这样是不会有出息的,然后得出结论骂我是赔钱货。不过今天,可能是超市的特价商品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老妈都不管我了。

  老妈在厨房里哼着歌,开始收拾东西。

  我回头看看老妈的背影,又转过脸来看看胖乎乎、笑呵呵的爸爸,忽然觉得自己好幸福的,虽然我我们家有点穷,至今住着的还是租来的房子,而且家里也常常会吵吵闹闹的,但是不管怎样,这是我、老爸、老妈用爱营造的温暖的家。

  这样胡思想着,老妈已经端了一盘水果过来。

  “今天我去买菜的时候啊,看到门口有人在买梨子,像是从乡下特意运来的呢,梨子又大又甜,还比超市便宜点,我就买了好多回来。”老妈兴冲冲地说“女儿啊,还有爸爸,你们来尝尝鲜!”

  听到老妈的话,我突然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弱弱的问:“妈妈…其他的梨子…你都放在哪里了?”

  “冰箱啊。”老妈用牙签扎了一块梨子来吃。

  我马上跑到厨房打开冰箱来看。呼…幸好幸好,只有十几个,算是正常的数量了。

  “还有一些…冰箱里放不下,嗯…我就直接摆在箱子里了。”老妈嚼着梨子口齿不清的说。

  老妈说的箱子就在我的脚边,我颤颤巍巍的打开,就看到的一小箱的梨子,足有十几斤摆在那里。

  老爸坐下来,长叹了一口气,说:“本来这件事我是不想说的,其实…其实前几天公司裁员,我被辞退了…我本来不想告诉你们,自己再去找一份工作,可是…我跑了很多个公司、打了无数个电话,人家都跟我说,像我这个年纪,又没什么学历,是很难在谋到工作的…”老爸的声音有点哽咽,接着,他抬起头看了老妈一眼说“妈妈,对不起,我不该教训你,是…是我无能…呜呜呜呜…”

  “爸爸…你、你不要这么说…这不是你的错,这几天你不用上班,那你都去了哪里?”

  老爸低下头愧疚的说:“去图书馆或者公园,其实我看书也看不进去…坐也坐不住…我心里…”

  “不要说了…爸爸…呜呜呜呜呜呜…”老妈眼里泛着泪光心疼的说。

  接着,两个人便开始抱头痛哭。

  怎么会这样?

  在对眼前的一切无语的同时,我的视线不小心的飘向了那张支票。CP公司?我?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大家都有点恹恹的,我和老妈都没有埋怨老爸,他自己已经很自责了,而且被裁员并不是老爸的错。

  我还注意到,今天的早餐只有牛和土司,没有煎蛋和果酱了。

  我咬了一口吐司,偷偷瞄了老爸和老妈一眼,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没什么要说话的意思。

  “那个…”我忍不住打破沉默“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很好笑哦。”

  老爸和老妈都没有任何回应,那样子明显是——我在他们眼中只是空气。

  “这个笑话就是啊…”我还在不知死活的试图缓和一下气氛“从前有一只大番茄和一只小番茄,他们在一起在马路上走,走了一会小番茄说:‘大番茄大番茄,还要走多久才能到啊?’大番茄没有讲话,于是小番茄又乖乖地跟着他走,过了一会儿,小番茄又忍不住说:‘大番茄,我们还没到吗?我好累哦。’大番茄还是没有讲话。小番茄怕被骂,又默默的走了一段路。过了好一会儿,小番茄实在忍不住了,他说:‘我累坏了,到底还要走多久啊?’大番茄停下了,然后默默的转过头来看着他,平静地说:‘你见过番茄会讲话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笑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PS:天==…好无语…)

  我夸张的坐在椅子上笑得前俯后合,可是一分钟过去了,老爸和老妈还是平静的坐在我对面吃饭。

  “不好笑吗?”我仔细观察着他们的脸色“要不…我再讲一个吧?”

  老妈眼睛看着盘子里的土司,目不斜视且面无表情的说:“吃饭吧。”

  我好不容易牵起来的笑肌在瞬间归于平静,我迅速做好,然后大口大口的把图斯进嘴巴里。

  二十分钟后——

  “我去上学了。”我换好鞋子对着屋里喊。

  “路上小心…”老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有气无力的。

  一路上我都很沮丧,心里像了一块大石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走进学校,我绕开拥挤的人群,沿着一条安静的石子小路向教学楼走去。

  “砰”

  我一直低头走路,竟然撞上了人,我们像两个充了气的气囊一样向后倒去,对方的书掉了一地。

  我慌忙爬起来,刚想要到钱,就听到一个极其烦躁的声音说:“有没有搞错啊,难道你都不看路的吗?”

  本来就不开心,这句话无疑是火上浇油,我拧着脸大声吼回去:“喂,你这个人有没有礼貌…啊。”

  声音到最后一个字时虚掉了,因为我发现面前的这个男生好帅。

  他的皮肤很白很干净,是那种没有一丝瑕疵的细致至极的白。我之前都没有觉得,男生皮肤好有什么好的,但看到这个男生的脸,我忽然发现今天的阳光好足哦,洒在他的脸上像是可以反一样,映得他的脸亮亮的。

  好光滑哦!我忽然开始幻想那完美的皮肤摸起来的感觉,是不是会像摸陶瓷一样哦?不,也不会,陶瓷是凉的,但是他的皮肤是温热的。

  淡粉的嘴,高高的鼻子,我一直觉得有鬓角的男生最感,好巧哦…他就有我很喜欢的那种感的长鬓角。我还看到了他小小的耳垂,阳光从背面打过来,映出淡淡的粉红色,简直像是透明的一样。

  我迫不及待地向他的眼睛看过去,好黑的瞳仁哦,就像黑烁石一样,或者、或者像戴了女生疯爱的美瞳片。以前看别人带着还觉得很可爱,可是现在看到他,我才发现那些虚假的东西简直是不堪入目!哪有混天然成的那么美丽!

  “啧啧啧…”我忍不住叹出声来,简直像品味美食一样。

  直到男生冷峻的目光“嗖”一下飞过来,我才缓过神来。男生弯着身子去捡他掉在地上的眼镜。

  原来他戴眼镜哦。我像是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一样在心中窃喜。

  “同学…你…”我瞄了一眼地上的书“你去上课哦?”原来我问了一句很白痴的话,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开场白才好,我太紧张了!

  男生冷冷地瞥了我一眼:“你呼吸啊?”

  哈?呼吸?这是什么问题?

  面对我茫然的表情,男生立刻跳起一遍的嘴角说:“所以说…太过白痴的问题是没有办法回答的。”

  我愣了三秒钟才搞明白,他是说我之前问他是不是去上课是“太过白痴的问题”吗?

  “太过白痴”四个字被拉成一张横幅在我的头顶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我恼火的伸手在空中抓了一把。

  我说这话的时候,男生正把眼睛重新戴上,是个很土的黑色眼镜,或许是因为遮住了最重要的眼睛,男生戴上眼镜后整个人显得平凡了很多。不过他因此多了一点斯文的气质,但那种气质比起之前他不戴眼镜是要弱太多了,现在的他走在人群里应该不容易被注意到了吧。

  这家伙…干嘛要带眼镜呢?好好地美貌被遮住了,近视的话可以戴隐形眼镜嘛,就像他是故意遮蔽自己似地。

  男生的一眉毛挑了一下,说:“是哦,人是随便撞的吗?”

  “我…”我突然觉得就像是有一鱼刺卡在我的喉咙里,我被他驳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我还是没想出要说什么…

  我、我、我从来都没见过这么爱计较的男生!我说什么他就用类似的话反驳我!他也太爱计较了吧!

  就在我脸尴尬的时候,男生冷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目光淡然、脚步稳健、背影笔直,那样子…就像我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我僵硬的站在原地,脑袋里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我、很、不、

  我今天已经够倒霉了,想不到还会遇到这么让我不的男生!

  我碎碎念着走进教室,林晓佳已经在里面了,她笑着跟我摆摆手。

  林晓佳跟我是同桌,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性格很火爆,很难找到合拍的人,只有林晓佳,即使是我说话或者做事有什么鲁莽、不妥当的地方,她也只是对我笑笑就没事了。林晓佳太温柔了,头发长长的,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还有两个小酒窝,可爱极了。可是这么可爱的林晓佳竟然也没有男朋友,真不知道那些目光短浅的白痴男生眼里都装什么了,难道只有那个刁蛮任的千金小姐兼校花才是美女吗?我觉得她们远不如林晓佳可爱,只是好像除了我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

  “第一堂课是英语哦,你确定你带了课本吧?”林晓佳歪着头笑着问。

  我神经很大条,总是丢三落四的,上学第一天竟然带了一个空书包来,这件事直到现在还是所有人的笑柄,林晓佳也经常会拿这个笑我。

  “有啦…不要笑我了哦…”我佯装生气的说。

  林晓佳笑了笑,之后端详了一下我的脸色,忽然说:“草莓,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有,当然有,我老爸失业了。

  可我没有说,免得林晓佳跟我一起担心。我挥了一下手,有大大咧咧的拍了林晓佳的肩膀一下:“哪有,我可是超级元气少女哦。”

  接下来的两堂课我总是有点心不在焉,老爸和老妈抱头痛哭的情形不断在脑海里转啊转啊的,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干吗,想到了什么解决办法没有?

  我正想着,忽然有人敲了敲教室的门,是班主任,她对正在教课的英语老师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向教室里扫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我的身上:“青草莓,你出来一下。”

  我有点奇怪,不知道班主任上课中途来叫我是什么事,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大概被班主任领走的人都有这种感觉吧…我安慰自己说。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可是我没想到,班主任把我叫到外面后对我说:“青草莓,你家出了一点状况,你先跟你爸爸回家一趟吧。”

  老师的语气有点凝重,我觉得有点,转过头来就看到老爸站在走廊的尽头。

  “爸爸…”

  我来不及跟老师打招呼就像老爸跑去:“老爸,你怎么来学校了?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老爸的脸色苍白,好像也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他说:“草莓…你妈妈…你妈妈她…”

  “妈妈她怎么了?”我忍不住抓着老爸的胳膊紧张的问。

  “她早上去买菜的时候发生了交通事故…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什么?!”

  我怎么会这么倒霉啊!

  爸爸失业,老妈出事故!

  幸好妈妈的伤不是太重,只是腿受了重伤,只要马上做手术就没事了。但是这一连串的打击劈过来,令我猛然醒悟。

  我已经拿着只剩下九十六万的存折,站在那个传说中的CP公司的十字路口了。

  对,那张支票是真的,而我用了支票上的钱!

  怎么会这样,我还是一个花季少女啊,就变成了负债四万的负债务人!老天…

  站在十字路口,我再一次看着邀请函,上面写着:动用过支票之后,要在一周之内去CP公司报道,否则就会被起诉。

  起诉…

  老天!

  虽然我心里很忐忑,但是…正所谓“拿人手短”在拖了六天之后,终于在逾期之前,我拿着邀请函上附有的指示图去找传说中的CP公司。总之,我是做好了最差的心理准备的。

  七拐八拐、三转两转后,我来到了这个十字路口。

  看一看,咦,我怎么来到了全市最偏远最冷清的学校的后门呢?

  我看着那些斑驳的墙壁和生锈的黑色雕花铁门,不疑惑,CP公司在哪里?难道是铁门下面的老鼠里吗?

  我四下张望了一眼,然后发现了隐藏在这里的一家糖果店。

  其实糖果店在明显的位置,就在学校后门右手边一点点,但或许是灯光昏暗,也可能是建筑物同样老化的缘故,感觉就像跟整块墙壁连成了一片。

  我站在门外打量了一下,糖果店用了原木的牌子,只写了简简单单的“糖果店”三个字。从门口可以看到里面的玻璃展柜,样式有点老,但还算干净。门口的上方挂着一只很大的古铜色铃铛,打着彩的蝴蝶结,但是那个铃铛看起来年纪不小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这个糖果店有点诡异。

  我多么希望这个糖果店不是我要找的CP公司,可是周围五米之内在没有其他建筑物了,况且,地图上表示的CP公司也是在学校后门右手边一点点。

  或许…或许里面是一片欢乐和谐的气氛也说不定,毕竟是糖果屋嘛,会有很多甜美的糖果和可爱的小孩子的!

  我一边安慰自己,一遍战战兢兢地走进去。

  我轻轻推开门,镶了金属边的玻璃门板竟然在我的耳边发出刺耳的“吱吱吱”的声音,我心里一片发,却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里面比我想的要大很多,外面看以为只是十多平的小店,进来才发现原来在内测扩出来很大一块。只是整个店有一股陈旧的味道。不是臭味,但是却让人感觉这里似乎很久都没有更新过东西了,无论是摆设家具,还是糖果。

  奇怪的是,虽然这里面积不小,展柜也有几个,柜子里的糖果来却少得可怜。

  “可是…这里糖果真的很少哎…”我听到一个的声音为难的说。

  顺着声音望过去,就发现一个小男生挠着头站在电子的尽头。

  “少?这里的糖果少?哈?”他对面的男服务生立刻对着空中了一口气“拜托,我已经带你逛了很久了哎,从左边看到右边,又从右边看到左边,现在你才告诉我你嫌弃我的糖果种类很少?!”

  小男生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样子,服务生一吼,吓了一跳,他咬着手指说:“可是…可是…是你拉着我要我看的…”

  “哈?”男服务生又对着空中了一口气“你有没有搞错啊!如果不是你说要买我干嘛带你看啊?”

  小男孩撇撇嘴巴像是要哭了,他弱弱地说:“我…我只是说看一下…我没说要买…”

  男服务生似乎对小男孩的表现非常不,他掳了掳袖子说:“喂,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是小孩子我就不敢揍你哦。我的拳头…”他晃了晃自己拳头“揍在股上是非常不好受的!懂我的意思吗?!”

  小男生慌乱的点点头。

  男服务生很满意,立刻换了一副面孔笑着说:“非常好。”他拍拍小男生的头“那好吧,哥哥刚才带你看了那么多,你想买哪几种?多点没关系啊,可是带回家给妈妈吃…”

  “我…”小男生低着头咬手指。

  “什么?”男服务生一个冷箭过去。

  “我…我…呜呜呜呜呜呜呜…”

  他已经哭了。

  我看到这里再也无法忍住,迅速的走过去挡在小男生身前,对男服务生说:“喂,你有没有搞错啊,他只是个小孩子哎!”

  男服务生愣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我跟着小鬼聊得好好的跟你有什么关系?”这样说着,他伸出一只手去拍小男生的头“喂,你说话啊,是不是聊得很开心?”

  我看着小男生眼泪婆姿的样子,整个心都揪起来了。

  天啊,这个家伙是不是人啊!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欺负小孩子的?!

  我“啪”地一声大打掉服务生的手:“你以为你这是在干吗?!”

  怎么都这样?现在男生都是这个样子吗?斤斤计较,还有三寸不烂之舌,比女生还会吵架,真是讨厌!

  我在瞬间想到了之前在学校碰到的那个帅…呸,才不是什么帅哥,简直是怪人,怪人!

  咦…等一下…为什么我觉得面前的男生有点眼

  男服务生抬起头,他的脸刚好上洒下来的阳光,我眯着眼睛端详着他的脸,有点刺眼,但是,那个眉眼、皮肤、嘴巴…怎么都让我觉得似曾相识?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我们异口同声的说。

  没错,我真的遇上了那个怪人、小气鬼、毒舌男。

  天啊,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

  “真不知道我上辈子做了多少缺德事才总是碰到你…”男服务生嘀咕着。

  我听了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大声吼回去:“这正是我要说的!”

  “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惹我,否则…”男服务生突然凑过来,攥着拳头说。

  我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他离我那么近,近到我几乎看得到她脸上细小的绒,在阳光下面发出淡淡的金黄,比之前一次看到的增添了更多的真实感,我好像能感觉到他的体温。

  这样想着,我的脸上竟然出一丝毫无意识的花痴笑容。我猛地摇摇头,拜托自己不要这么没出息。

  “怎样啊?我可不是小孩子,要是跟我打架被揍得还说不定是哪一个!”我强迫自己不要在气势上输给他,现在可不是发花痴的时候。

  可是…刚才那个小男生去了哪里?

  我下意识的四下望了一眼,果然那个小孩子已经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走了。这里…莫名其妙的就成了我和眼前这个臭怪人、死魔鬼的战场。

  “咦?刚才那个小鬼呢?”男服务生突然四下看了一眼,接着他向糖果屋的另一边走去“小鬼?”

  我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想,要不…我现在偷偷溜走吧?我不是怕他啦,只是…要知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啊,比如…啊!比如我要找CP公司,免得那个老爷爷等得着急,以为我不信守诺言怎么办?反正这个恐怖的地方肯定不是CP公司!

  这样想着,我便心安理得地、蹑手蹑脚地向外面走去。

  悄悄地…悄悄地…悄悄地…

  “站住!”一个声音在身后大喝。

  没错,还是那个讨人厌的魔鬼。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这个家伙会读心术是不是?为什么每次我想到什么他都知道?还莫名其妙的跟我讲一样的话、想一样的事…

  我脸黑线的转过身来,问:“怎样啊?!”

  他的火气似乎比我更大,说:“赖别人的店铺都不买东西,光吵架,很失礼哎!”

  虽然我现在很想逃走,可我还是被他鄙视的眼神刺到了。

  买就买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随手指了一糖,说:“买这个吧。”

  他嗤笑了一声:“太搞笑了吧,你这个年纪竟然喜欢这么大糖?会不会夸张了点?”

  这个年纪?什么年纪?我也是如花似玉的少女哎!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往专柜的方向随手一指:“那就这个吧!”

  “巧克力么?哎哎,还真是悲惨,女生竟然要买巧克力给自己吃,果真都没有男生喜欢你吧?”他一边摇头叹气一边要帮我包起来。

  “算了算了,”我挥挥手“我买这个!”

  这次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指的是什么,免得他废话连篇。

  “哧…”男生笑出声来“那是做棉花糖的机器,你是说你要买棉花糖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真是有画面感呢…哈哈哈哈…”我拧着眉毛,一股强大的不瞬间攻占了我。

  这家伙…是故意要跟我过不去吗?

  我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后果就是——我掏出那个存折,用力拍在桌子上“我要把这里全部买起来!”

  说完,我就扬着下巴斜视他。哼,这下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反正这里只有一堆破铜烂铁,值不了几个钱的。

  没想到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男生看了下存折上的数字,冷哼了一声,说:“你买不起这些东西的。”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经走到了我前面的一个展柜前,伸出手轻轻按了一下墙壁,两边的展柜就神奇的向两侧打开了,里面华丽丽的东西简直像是要发出光来,我傻乎乎的望着里面高科技的摆设,心想,天啊,我是在上演《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吗》?

  我傻乎乎的走过去,像白痴一样盯着刚才他按的那块墙壁看:“天啊,这里、这里有什么机关吗?”

  男生没说话,我也没理他,因为我很快就看到了墙壁上突出的一个指拇大的东西,乍看之下只是一个很小的装饰,是淡淡的鹅黄,根本不起眼,没人会想到按下之后,这里面回大有乾坤。

  我的目光很快便转移到展在我面前的那个房间里。

  空间很大,看起来至少有五十坪,天啊,跟我们全家人住的那间出租屋差不多大了。房间里摆着一族黑色的方方正正的沙发,墙面的底是红色,装饰着复古风格的花纹。房间里还有漂亮的水晶吊灯,高贵但不华丽,很小的一个环,但是从那小小的水晶上巧的雕工上,很容易可以看出来价格不菲。还有三台电脑,分别在房间里可以隔开的三个小工作间内。还有一些我看不懂得仪器,看起来好高科技的样子哦。难道这里还有另外两个人吗?虽然心里疑惑,可我并没有深想下去,事实上,除了眼睛的无条件接受,我什么都没有想。

  这里…这里也太高级了吧?!

  “怎么样?我说过你买不起的。”男生得意的说。

  我根本没有理他,因为冷静下来之后,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隐藏在糖果屋里面的密室是不是就是我要找的CP公司?

  如果真的是CP公司,那里面肯定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么?至少文件夹一类的东西上会有公司的LOGO。

  可就在我这样盘算的同时,以为我被震撼得不敢说话的臭男服务生得意地又按了以下机关按钮。看到展柜缓缓的合拢,我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

  拜托!好不容易找到这里,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让她在我面前消失?

  “啊!喂你…”男生在我身后发出一声惊呼。他连忙重新把机关打开,又来拽我的胳膊:“喂,我只是让你看,没说让你进去,识相的话你最好现在就离开。”

  “哎呀,你不要妨碍我啦!”我试图甩开他的手,谁知道他看起来瘦弱的,可力气这么大。

  就在我们两个搏斗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封镜,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淑女呢?”

  原来这个死怪人叫封镜

  我和封镜一起抬起头来,就发现密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

  我向他身后看了看,才发现原来密室不止这一个房间,旁边还有一个小房间,好像是休息室。

  新出现的那个人扬扬手里的咖啡杯说:“我错过了什么吗?不过,封镜你这个人还真是没办法让人放心哎,不过是泡一杯咖啡的时间,你竟然就搞出这么多事。”

  封镜松开抓住我胳膊的手,脸上出一种挑衅的表情,他扬扬眉毛说:“爱德华,你出现的还真是巧啊,我看…你是特意来看我笑话的吧?”

  爱德华勾起角,出一个高贵的笑容。真的是高贵的笑容,除了这个词,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形容词更合适用来形容他。爱德华这个人简直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贵族气质。

  他像剧里面多金的超级帅哥一样,一边的头发抿在而后,另一边半长的头发抓出一个很特别的形状,真个个人有一种干净而且高贵的气质。还有他穿的白色套装,包括他手腕上的那只表,任何一件东西都是高级货哎。

  尽管高贵得有点夸张,可是爱德华并不让人觉得女化。他那种很有棱角的脸型,五官的轮廓很深,笑起来嘴角有浅浅的笑纹。太美了,美得简直就像欧美电影里的血鬼!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挂着微笑的爱德华,第一次见面便帮我的爱德华,却并没有让我感觉到温暖,我看着他和封镜舌剑的说话,忽然产生一种感觉,感觉…他似乎只是为了跟封镜过不去才会说话帮我,就像封镜自己说的那样。

  “如果不是自己做错事,就算要看我笑话也没有机会吧?”爱德华说。

  “你!”封镜这家伙已经气得咬牙切齿了“你这个家伙也太阴险了吧!”

  惹火了封镜,爱德华似乎很开心,她还是淡笑着说:“怎么这么说呢,我们是工作拍档啊。”

  这时候封镜似乎已经是控制不住要冲上去跟他扭打在一起了,正在我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咔咔咔”打开的声音。

  这声音太诡异了…真不知道这里工作的人是怎么忍受的,简直就是恐怖片的现实版啊!

  “天啊,我绝望了,为什么你们两个就不能维持和谐和平欢乐的气氛呢?”

  我顺着声音向后望去。

  哇,又是一个帅哥哎,这里是帅哥集中营吗?不过同时我也想到了密室里的三台电脑和三个不十分明显的工作区域,大概…分别就是这三个人在用的吧?

  这个男生跟封镜和爱德华不一样,尽管他扶着额头喊着:“我绝望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上似乎总洋溢着一种欢乐的气氛,那感觉就好像…就好像他的嘴角天生就是微微上翘的一样。

  她的头发很软,颜色很淡,短短的,还有点自然卷,很服帖,看起来就像摆在玻璃柜里的洋娃娃,可爱极了。

  “关你什么事!”

  “关你什么事!”

  吵得不可开的封镜和爱德华异口同声的骂这个男生。

  男生再次扶着额头,说:“不要闹了啦…我每天给你们劝架都劝烦了,难道你们自己不烦吗?”

  两个人都不理他,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嘴巴还不停的互相挑衅。

  “封镜,你到底想怎样啊?”爱德华说。

  封镜瞪着眼睛,说:“是你想怎样才对!”

  男生终于无奈地跑过去,张开两条胳膊挡在中间说:“拜托你们不要闹了啦,等下老板要来哦!”“真的?”爱德华立刻警惕地问。

  “米霜,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用这个接口你骗了我们多少次了,你以为我还会信吗?”封镜一脸的不和不信任。

  原来“洋娃娃”叫米霜…连名字都是可爱型的。

  我忍不住偷偷笑起来,但是幸好他们没人看到。

  “是真的啦…”

  我忽然觉得米霜像一直站在地上拼命挥手的乌鸦。

  可是…好玩归好玩,这三个家伙已经纠在一起了!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CP公司?万一今天找不到就完蛋了,我岂不是会被以为是毁约或者诈骗?

  想到这里,我终于河东狮吼了。我大声喊:“请问——这里到底是不是CP公司?”

  三个人的身影瞬间僵了一下,随即回过身来,米霜和爱德华几乎同时说,是的。

  “你怎么还在这里?”风景脸上的表情很嫌恶,语气更嫌恶。

  我用一副更加嫌恶的表情对着她说:“拜托,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走了,我只是要求证这里是不是CP公司。”

  接着,我拿出了放在背包里的邀请函。

  “喏。”我把邀请函放在了桌上。

  我看到他们三个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顿时心里很

  “你、你、你、你凭什么进入CP公司?!你有什么才能吗?!”毒蛇封镜不失时机地说。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家伙对我,绝对是能踩两脚就不踩一脚,能多打击绝不少打击。

  可是…好吧,我想了半天,除了我很爱吃汉堡和睡眠质量很好之外,在我身上确实找不到什么特质了,更别说是优点。

  "没有。"我心有不甘旳说,随即我又立刻说,"可是,公司请我进来肯定有理由啊,肯定有我超过你们旳地方。"

  说这些话旳时茩我是真心旳,这三个家伙看起来也很普通嘛,不过是长得有点帅,可是谁又不能换饭吃。

  封静眯着眼睛看了我一会儿,随即说:"你会编制电脑程序吗?"

  我想了想"不会。"

  "你会机器维修和护理吗?"他接着问。

  "磨菜刀算不算?"

  封静挑了挑眉毛:"你说呢?"

  我低下了头。

  封静并没有放过我,接下来问了我一连串旳问题,分别是:你会不会下棋?你会不会画画?你会不会高尔夫?你会不会看病?你会不会做饭?

  他问了很多很多,我开始还摇摇头,后来干脆就沉默。

  死我好了,反正我什么都不会。

  “天啊我绝望了,老头子发什么疯请她进来的?”米霜第一个不解的喊,抚着额头脸苦恼。

  “不知道,大概是抽风了。”封镜不客气的说,还顺便丢过来一个鄙视的眼神。

  只有爱德华什么都不说,但是他的笑容好僵,似乎还带着隐隐的鄙视,让我更加不舒服了。

  “竟然连我都不如,你还是早点回家吧,CP公司不需要‘废物’的。”一个空灵的声音默默的说。

  我被“废物”两个字刺到了,猛然的转回身,发现骂我飞舞的竟然是一个扫地的大妈!也不知道她是从什么地方飘出来的,说完这句话也不等别人反应又径自飘走,这也太诡异了吧!

  “有没有搞错啊!光问我能干什么,你们都会什么?”我不服气的喊。

  “我比较专场电脑和机械这一块儿,我已经进入了世界顶级黑客的圈子,知道不久前KMB公司的客户资料危机事件吗?那就是我不开心的时候出来的。另外,我比较喜欢修理机器,不管是家里还是公司里,从豆浆机、洗衣机到复印机,甚至是飞机,我全部都能搞定,他们都叫我维修超人。”米霜咧着嘴巴说。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那个危机事件我是知道的,虽然我不关注金融消息,但是我看到了那则被炒得火热的新闻,拿自己跟他比无疑是找死,我决定无视他,目光落在了爱德华的身上。

  爱德华出一个温文尔雅的微笑,说:“作为一个接受过良好教育的绅士,我自然擅长的是琴棋书画,但是同时,我在运动方面也有很好的天赋,球类、游泳、山地车,我几乎什么都能玩的不错,哦对了,去年我参加了全国花样滑冰和慢跑比赛,分别拿到了金牌。”

  我有点晕,天啊,我是进入了天才国了吗?

  我把生存的希望和我信心生存的希望全部放在最后一个人身上——封镜

  “不要跟我说你是叉叉界的天才…”我霾的说。

  封镜夸张的对着天空“哧”了一声,随即说:“虽然我不会这些,但是我是策略达人,公司里所有Case的策略点子都是出自——这里。”他指指自己的头说。

  我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别说得那么好听,也就是说,你自己也是个废物喽?”

  封镜瞪大了眼睛,一副要咬死我的样子:“废物?我竟然被一个废物称做‘废物’?!我告诉你,今晚你会成为我的复仇小本本上的第22088号!”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封镜说这话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黑色的霾气体。

  “22088号?”我纳闷的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米霜凑过来,黑着脸凑在我耳边说:“就是静的一个‘地狱复仇本子’,上面记载着所有得罪他的人,比如某某某在某天某时某分说了他什么坏话之类的,接着他就会采取报复,报复成功后就把这件事涂掉,不然…这个罪证会永远留在他的本子上。”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心里直发:“他…会怎么报复我?”

  米霜的脸色更难看了:“比如…在你家的墙壁上谢某某某是丑女或者笨蛋之类的…”

  我的嘴角歪了一下,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渣啊!

  “也太幼稚了吧…”我侧过脸去,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

  结果还是被封镜听到了,因为我感觉到一团火猛的扑过来,还伴随这一声喊叫:“你敢说我有幼稚!”

  我想要躲开,可已经来不及了,正在我闭着眼睛瞪着挨揍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空灵的声音说:“住——手——”

  “糟糕,老头子来了。”米霜吐了一下舌头说。

  他们口中的老头子果然就是我之前见到的那位老爷爷,虽然很火大,可是封镜还是听话的垂首站在了一边。

  老爷爷走过来,微笑看着我们说:“好了,CP公司称的成员到齐了,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接第一个Case了!”

  老爷爷的样子很激动,可我还是一头雾水。

  “可是…我们的工作内容到底是什么?”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老爷爷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夸张的说:“草莓,难道你没看到新闻吗?就是那个可以实现爱情的CPnote啊。你想一下,只要买了这个本子,就可以遇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可以拥有自己渴望的浪漫爱情,这种产品怎么会不畅销呢?只有那群白痴记者不相信我的话,哼,我会证明给他们看的,现在我拥有你们这四个精英,只要第一个Case是成功的,那我们的产品一定可以成功上市并且大卖!”

  老爷爷说了一连串的话,可我还是不太明白:“请问…请问那个本子是怎么帮助别人是实现爱情梦想的?”

  老爷爷宽容的对我微笑:“也难怪你不知道,毕竟是第一天来,这个发明是很好的哦,来,我来说给你听。”老爷爷拦着我的肩膀兴致地走进了密室里,然后指着电脑说“就是这个!一旦购买者在本子上写了她的愿望,我们的电脑会在第一时间接收到信息,然后就是你们四个的工作啦,去帮她实现愿望!”

  我的嘴角有点,说:“也就是说…完全靠我们四个人自己的力量完成他们的人和愿望咯…”老爷爷微笑着点点头,大声说:“没错!”

  我脸黑线,真没想到世界上会有这么烂的发明!

  大概只有老爷爷自己才会相信这种产品会上市,可是…不知道他们三个为什么也会相信这个?

  我向另外三个人望去,发现他们三个已经分别在嚼口香糖、看漫画、打电脑了。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个老爷爷这么有钱,但是我就给了一百万,他们肯定也不少,大家…大概都是为生活所迫吧…

  可是…我还是觉得这个工作根本就做不来的,我正犹豫着到底该怎么做,就听到老爷爷用一种非常亢奋的声音说:“现在我正式宣布,我们CP公司的第一工作组已经诞生!青草莓小姐就是我们的第一个总经理!”

  “天啊,我绝望了!”米霜扶着额头说。

  爱德华立刻走过来,轻轻吻了我的手,他的字好软,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一阵眩晕。他直起身子为这对我说:“有什么是随时Call我哦,任何事情都可以,包括约会。”接着,他把自己的名片到我的手里。

  一直脸愤怒的封镜这下更加激动了“这怎么可能?!”他大声喊。

  原本还想着要怎么拒绝,可是听到封镜的我忽然觉得好不服气,我又不是笨蛋,他可以做到的我有什么不可以的。

  “好!我接这个工作!”我大声说。

  我看着四个人各异的表情,心里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我要踩死封镜!一定要踩死他! Www.EBuxS.CoM
上一章   我的情圣店   下一章 ( → )
米米拉的最新言情小说《我的情圣店》由网友提供上传最新章节,异步小说网只提供我的情圣店的存放,我们仅是一个广大网友免费阅读交流的小说平台,尽力最快速更新我的情圣店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